当前位置:血风肉雨国学红楼梦中宝玉被打后喝的那碗莲叶羹,背后有何意义?
红楼梦中宝玉被打后喝的那碗莲叶羹,背后有何意义?
2022-06-15

宝玉挨打发生在第三十三回,地点是贾政书房,时间是夏季午休后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林黛玉大早上看见贾府众人一起一起的去探望被打伤的贾宝玉,暗自神伤有家人的好处。回去时养的鹦鹉突然出口成章,读了一段林黛玉所作《葬花吟》。

鹦鹉要与前面出现的“大燕子”对看,暗合紫鹃和雪雁,并伏笔林黛玉日后注定离开贾府,客死他乡的结局。《葬花吟》对此也多有表述不提。

林黛玉这边吃了药,百无聊赖又教着鹦鹉念诗,这就是她的日常生活。廊下的鹦鹉,又何尝不是被圈养的林黛玉。

那边薛宝钗回了家里,母女一见,又想起来头天晚上薛蟠犯浑的故事,一时间又委屈的哭了起来。薛蟠早都后悔,她们一家三口也算“相依为命”,平时也算其乐融融。这次都说是薛蟠嘴巴不严,致使贾宝玉被打,才让一家人起了纷争。

薛姨妈见女儿哭了,她也哭了:“我的儿,你别委屈了,你等我处分他。你要有个好歹,我指望那一个来!”

虽然薛姨妈终究还是偏向儿子更多。但薛蟠不成器,薛宝钗是女儿。薛姨妈带着一双儿女在人家“死皮赖脸”不走,这其中的难处可想而知。

薛蟠一听妹妹来了,急忙过来赔礼道歉,还发誓再也不和那些人“吃酒闲逛”了。到底薛姨妈明白:“你要有这个横劲,那龙也下蛋了。”

薛蟠只求眼前哄好了母亲和妹妹,也就言语无忌,不想说起:“如今父亲没了,我不能多孝顺妈多疼妹妹,反教娘生气妹妹烦恼,真连个畜生也不如了。”他竟也伤心难过流下了鳄鱼的眼泪,又惹得薛姨妈哭了起来。

要说这薛家三口,可算是《红楼梦》比较特殊的一家。父亲去世后,薛姨妈带着一儿一女,尽管不尽如人意,薛蟠还被薛姨妈养坏了。但他们一家却是最有人情味的小家庭。无论是薛姨妈与儿女,还是薛蟠和薛宝钗的兄妹情,都更贴近世俗的普通家庭,感情也更真挚,没那么多的弯弯绕。

很多读书人不喜欢薛家,不过是认定他们的存在间接导致了宝黛悲剧,但其实真正抛开薛家不论。宝黛姻缘也未必就能成功。薛家不过是一个因素罢了。也不用过度的渲染什么阴谋论,只是各取所需的竞争罢了。

闲言少叙,薛家三口和解后,薛姨妈就和薛宝钗一同进了园子,与贾母一众人前后脚都到了怡红院。这也是薛家的不得已,身在人家,主人有个风吹草动,她们就要比家里人还累心。

薛姨妈进去后,自然对贾宝玉嘘寒问暖。她是客人,贾宝玉也要对姨娘格外客气。言谈间说起要吃什么,贾宝玉就想起来一道“莲叶羹”来。

(第三十四回)宝玉笑道:“也倒不想什么吃,倒是那一回做的那小荷叶儿小莲蓬儿的汤还好些。”凤姐一旁笑道:“听听,口味不算高贵,只是太磨牙了。巴巴地想这个吃了。”贾母便一叠声地叫人做去。

贾宝玉只想喝“莲叶羹”,这本就是一个妙笔。《红楼梦》中的“莲”,要以林黛玉为首,用甄英莲(香菱)体现,借晴雯(芙蓉女儿诔)生发,与之相关的一群人,名字或者亲密的人,都与“莲”有关。或者谐音,或者同义,都薄命可怜。

秦可卿是小蓉大奶奶;王熙凤是琏二奶奶;尤三姐看中了柳湘莲等等,不多赘述。

贾宝玉想要喝莲叶羹,暗示他心心念念的只有林黛玉。

当然,这是作者留给读书人的思考,现实中没那么多说道。王熙凤因为模子不知道放在哪里,就回头让人去找。找到后还给薛姨妈瞧了。薛姨妈先接过来瞧时,原来是个小匣子,里面装着四副银模子,都有一尺多长,一寸见方,上面凿着有豆子大小,也有菊花的,也有梅花的,也有莲蓬的,也有菱角的,共有三四十样,打的十分精巧。因笑向贾母王夫人道:“你们府上也都想绝了,吃碗汤还有这些样子。若不说出来,我见这个也不认得这是作什么用的。”

一碗莲叶羹,暗示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思念。薛姨妈看到的却是“菊花、梅花、荷花、菱角”,都是品性高洁之花,本就影射这碗莲叶羹“内容丰富”,格调高雅,算作是对林黛玉的赞扬。

王熙凤会来事,本着莲叶羹不轻易做的原则,就让厨房多做几碗,大家都尝尝。结果贾母逗她拿着官中的钱请客不心疼。王熙凤也爽快,胸脯一拍,这顿我请客。一时间家庭氛围其乐融融,好不快乐。

然而,薛宝钗此时说了一句讨好贾母的话,让王熙凤一声不吭,贾母也有点不乐意。

(第三十四回)宝钗一旁笑道:“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他怎么巧,再巧不过老太太去。”贾母听说,便答道:“我如今老了,那里还巧什么。当日我像凤哥儿这么大年纪,比他还来得呢。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们,也就算好了,比你姨娘强远了。你姨娘可怜见的,不大说话,和木头似的,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。凤儿嘴乖,怎么怨得人疼他。”

薛宝钗的话却被贾母套路回去,顺便还拉了王夫人出来。这就出现了两个尴尬局面。

一,薛宝钗踩了王熙凤恭维贾母。

二,贾母踩了王夫人力挺王熙凤。

之所以会如此,在于薛宝钗的话不太妥当。

首先,夸人的最高境界是让对方舒坦,所有人都认可。但薛宝钗却是踩着王熙凤夸贾母,套路生硬。

问题在于王熙凤是贾母嫡长孙媳妇,老太太喜欢她,尽管也说凤姐不如自己,但她说得,薛宝钗不可以说。

其次,薛宝钗作为客人评价主人一二,尤其论起贾母也让她觉得刺耳。

贾母拉了王夫人出来,一是提醒薛宝钗你们是客人,说话要注意。二是我们自己家人随便说,但你做客之人要注意分寸。三是王夫人不会说话让贾母不喜欢,你薛宝钗又说得什么话?

最后,不会说话这个话题,不免就联系到外面都说薛蟠多嘴害得贾宝玉被打。贾母故意说王夫人木头一样不会说话。是表明不会说话就要闭嘴,别多嘴多舌省得害人。

显然,贾母对薛家人的“口舌”在表达不满情绪。

薛宝钗讨了个没趣,还让王熙凤不满意。此后二人再没说话,也是当时尴尬气氛的展现。

不过贾母的话里有话还没完,她对贾宝玉暗示要夸林黛玉会说话的话置之不理,反而转回头又夸起了薛宝钗。

(第三十四回)贾母道:“提起姊妹,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,千真万真,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,全不如宝丫头。”薛姨妈听说,忙笑道:“这话是老太太说偏了。”王夫人忙又笑道:“老太太时常背地里和我说宝丫头好,这倒不是假话。”

如果没有之前不领情薛宝钗的恭维,贾母这番话的可信度会更高。可有了之前的插曲,再回看贾母的夸奖,就发现不是个味道。

贾母说“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,全不如宝丫头”。这句话最关键的点就在于模棱两可。

“四个女孩儿”怎么算?如果是“元迎探惜”四春的话,薛宝钗如何与贾元春比较?这不是骂人么!

如果是“三春”加林黛玉,那就比较出薛宝钗是外人。地位和立场更尴尬。

贾母只说“四个女孩儿”,就是混淆视听,明褒暗贬!果然薛姨妈马上接口说“老太太说偏了”。就算不说贾元春,薛家也不敢自认比其他人都强啊。这不是“拉仇恨”么!

问题是薛宝钗刚才踩着王熙凤夸贾母,又算什么?如今是不是报应得快?

所以,有些话不好轻易说出口,否则容易被误解。薛宝钗就是一时不察失口出错,看似闲谈,实则丢了脸,还让王熙凤不太满意,更让王夫人觉得尴尬。

王夫人忙道说:“老太太时常背地里和我说宝丫头好,这倒不是假话。”“忙”字特别有意思,大有快别说了的意思。

而且王夫人说得夸奖到底有没有?谁也不知道!如果有,贾母夸着宝钗,还不要她做孙媳妇,多尴尬?如果没有,那就更是丢人死了。王夫人睁着眼睛说瞎话,心里更尴尬。

贾家这种豪门语言,有时候处处有机锋,要不怎么说秦可卿的病,就是被累出来的呢。林黛玉来贾家,也是一句不敢多说,一步不敢行错。

血风肉雨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